游客发表

美女高管殞命出租屋,警方:被侵犯致死|東亞大案紀實

发帖时间:2023-02-02 19:03:40

原標題:美女高管殞命出租屋 ,美女警方 :被侵犯致死|東亞大案紀實

1997年3月19日,高管日本澀穀區警方在一間出租屋內發現一名東京電力公司的殒命女高管被人殺害 ,在案發現場發現了被使用過的出租藍色避孕套。

新聞一經披露,侵犯引起當時日本社會的致死軒然大波 ,人們紛紛猜測:

堂堂公司女高管,东亚大案為何會淪落到出租屋裏被人奸殺 ?

打開鳳凰新聞,纪实查看更多高清圖片

01

凶案現場

1997年3月 ,美女日本還未褪去春寒,高管清晨路上的殒命疾步行走路人哈一口氣 ,還能看見騰起的出租白霧。

一位叫佑亮的侵犯清潔工 ,像往日一樣一大早起床  ,致死來到澀穀區圓山町一棟公寓樓裏開始打掃衛生 。东亚大案

偶然間,他發現201房間的窗戶是敞開著的 ,這讓他有些好奇 ,這麽冷的天 ,怎會一大早開著窗戶?

佑亮不禁踮起腳往窗戶裏探了探頭 ,隻見屋內的小床上躺著一個女人 ,她紋絲不動 ,連呼吸所帶來的身體起伏都沒有 。

佑亮下意識地喚了幾聲,女人並未回應 。佑亮見狀  ,走到201門口 ,試圖敲門叫醒女人,卻發現門是虛掩著的。

於是他推開門走進屋內 ,結果發現裏麵淩亂不堪,像是住了很久但都不曾打掃過,佑亮一邊走一邊踢開腳邊的垃圾一邊向女人慢慢靠近 。

結果走進才看清,榻榻米上躺著的女人衣衫不整,而且脖子上還有一道勒痕  ,他心中頓時大感不妙 。

可即便冒了一身冷汗 ,他還是鼓起勇氣把手放到女人鼻子下試探 ,遺憾的是女人早已沒了呼吸。

見此情形 ,佑亮被嚇得連滾帶爬 ,奪門而出  ,屋外的寒氣逼人,可佑亮卻出了一身的冷汗 。

他連忙跑到大街上一個公共電話亭裏,撥打了報警電話。

日本警方接到報警後  ,很快就趕到了案發地點 ,他們先封鎖了這個不足10平米的出租屋 ,隨後立刻展開了現場偵查工作  。

屋內僅有一個小廁所和一張榻榻米 ,地麵上又髒又亂 ,看樣子很久沒打掃過了。

屍體躺在榻榻米上 ,臉色慘白,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 ,附近放置著一個黑色單肩包 。

包口是敞開的,警察在裏麵發現了一個錢包 ,一個記事本和20多個未曾使用過的避孕套 。

當警察打開錢包  ,發現裏麵的錢並未丟失  ,與此同時女子的工作證映入警察的眼簾 。

令人感到震驚的是,被害女子的真實身份竟然是東京電力公司的女高管渡邊泰子。

隨後警方打開記事本,裏麵的信息更是讓人難以置信。

裏麵記錄的全是渡邊泰子的接客記錄 ,每晚接待過誰,一共接待了幾個,以及成交價格和見麵的時間 ,都記錄的一清二楚,這簡直就是一個失足女子的接客日記。

令所有人感到不解的是 ,一個上市公司的女高管,怎會淪落到賣身的地步?

02

背景調查

隨後在衛生間裏,警察找到兩個已經使用過的避孕套,裏麵殘留有少量液體 。

現場還有一個塑料袋 ,裏麵裝著兩份未食用的沙拉和一些關東煮。

根據這些線索 ,警察開始著手調查 。

首先是確定女人的身份 。

其實早在幾天前,渡邊泰子的母親就因女兒失蹤多日報了案,警方聯係上了渡邊泰子的家人 ,很快確認死者就是渡邊泰子 。

渡邊泰子出生於東京一個富裕的高學曆家庭 ,他的父親也曾就職於東京電力公司,但在泰子大二那年就因病去世了 。

她的母親畢業於日本女子大學,是個家庭主婦,他們一家住在富人區的一棟小洋樓裏 。

周圍鄰居對渡邊泰子的印象普遍是出身好 ,工作好 ,人也很漂亮。

1980年 ,渡邊泰子從日本最好的私立大學慶應大學畢業,隨後進入了東京電力公司,她是東電第一批女性職員之一 。

還記得日本福島核泄漏事件嗎?就是這家東京電力公司造成的惡果。

1993年 ,年僅35歲的渡邊泰子因工作優秀被提升為副處長 ,進入了公司管理層 ,這是在東京電力公司前所未有的。

她的年薪高達1300萬日元,那可是在1993年,這樣的收入在當時已經是相當高的了。

在所有人看來她人生本該是一帆風順 ,人人羨慕的,完全沒有必要從事風俗行業也斂財 。

白天是高高在上的公司女高管,晚上是街邊拉客的風塵女子 ,渡邊泰子究竟為何要過這樣的雙麵人生 ?

03

雙麵人生

當警方詢問渡邊泰子的母親時 ,她卻說:

是的,我知道她每天晚上都會在澀穀區那邊站街攬客。

渡邊泰子的母親告訴警察,泰子有輕微的精神疾病 。

在大二那年,泰子的父親突發癌症 ,驟然離世 ,給泰子帶來了很大的打擊。

泰子當時就患上了厭食症 ,每天不吃不喝,靠吃藥物和維生素生存,身高167cm的她,瘦到體重不到80斤  。

雖然在心理醫生的治療下 ,泰子病情逐漸好轉,但是從那以後,泰子幾乎很少與人交流,總是獨來獨往的一個人 。

本來以為畢業參加工作後 ,泰子會慢慢好轉,但是強大的工作壓力卻讓泰子變成了一個工作狂 。

她每天早出晚歸 ,比當初她的父親工作的時候還要賣力,她的母親也曾勸過她不要那麽拚命 ,但泰子卻告訴她:

全公司一共就招6個女生,已經走了5個了,如果不拚命努力,下一個走的就是我 。

為了能留在這裏 ,她付出所有的時間和精力 ,不惜放棄戀愛結婚生子,過一個正常的人生 。

可能就是這種變態畸形的日本職場文化,使泰子開始變得走向極端 。大概從1991年起  ,泰子每天從公司下班後都會去往澀穀區,一家風俗店打工 。

在那裏有很多年輕貌美的女子等待客人挑選 ,年紀大也不懂得穿衣打扮的泰子卻備受冷落 。

但是泰子並沒有因此放棄 ,而是開始向有經驗的人請教,如何才能一眼就能被人選中。

同行的姐妹見她穿的是職業裝,嘲笑她這樣的穿著打扮,永遠都不會有人要她 。

泰子開始模仿她們的樣子裝扮自己,每晚10點下班後 ,她都會畫上豔麗的濃妝 ,戴上誇張的假發,換上性感的衣衫  ,出現在圓山町的街頭。

泰子將這些經曆全都記錄在了日記本上,母親去她的房間打掃衛生,無意間看到了這一切 。

而警方在現場發現的記事本上 ,發現了每天渡邊泰子都會將自己接待的顧客記錄得一清二楚 ,她的認真細致,讓人感到細思極恐 。

渡邊泰子仿佛把自己的夜生活,也當成了一份職業 ,甚至每晚還會對自己有業績要求 。

東京女高管賣身被害的消息可謂是驚世駭俗 ,剛被媒體報道出來 ,就在當時的日本社會引起了異常激烈的討論 。

街頭巷尾人們議論紛紛,年薪千萬的渡邊泰子 ,白天是精英,晚上是風俗女 ,她為何要過這樣的雙麵人生?

又到底是誰害死了她?

04

嫌犯落網

當時日本監控係統並不普及,警察隻能沿街調查 。

警察來到一家便利店 ,便利店的老板對渡邊泰子有很深的印象。他告訴警察 ,渡邊泰子經常半夜到他這裏買沙拉和關東煮。

最後一次見到她 ,也是在一個夜晚  ,具體時間記不清了 ,但是他記得那晚渡邊泰子在付賬時 ,曾接到一個電話 ,泰子說的是英文,這一點老板記得很清楚 。

警察對圓山町的外國人進行重點摸底排查  。

另一邊,法醫也很快給出了渡邊泰子的屍檢報告 ,從屍體的腐敗程度可判斷 ,渡邊泰子死於1997年3月8日至3月10日之間 ,死因為被扼住喉嚨窒息而亡 。

警方由此斷定,泰子應該是與一名男性發生關係後被其扼殺致死 。

同時 ,法醫還發現 ,現場的數百根體毛都分屬不同血型,這也就意味著,泰子在這間出租屋裏 ,曾接待了數百位男性 。

但還好在現場遺留的避孕套內確定了一名男性DNA,幫助警方鎖定了嫌疑人 ,附近一家尼泊爾餐廳的經理麥那力。

1997年5月,日本警方逮捕了麥那力,對其進行審訊。

但是麥那力一口咬定,他是被冤枉的,他沒有殺人  。

但DNA的比對結果一致 ,這一點容不得麥那力狡辯。

1998年6月,東電高管被害案在東京法院正式開庭審理 。

由於並未找到作案工具,一審法官以證據不足為由,判定嫌疑人麥那力無罪。

但日本警方卻始終不願將其釋放 ,反而提出上訴 。

再次深入調查後發現 ,麥那力曾在案發現場附近租下了一間公寓 ,直到泰子遇害前,他都保留著房間的鑰匙 。

但在案發後,他卻一次性付清了已經拖欠兩個月的房租,並搬離了那裏 。

2000年12月,東京高等法院逆轉了一審的結果,認定遺留在案發現場的遺留物屬於麥那力,改判他無期徒刑。

由於麥那力始終聲稱他是被冤枉的,2011年7月,在尼泊爾政府的幫助下,麥那力終於請到一名辯護律師。

同年11月,東京高等法院再次重申此案 ,法庭上麥那力的辯護律師以歧視外國人為由,控訴日本警方對麥那力的指控無效 。

現場兩個使用過的避孕套 ,為何警方隻公布了其中一個 ,另一個的DNA屬於誰?

律師認為日本警方故意隱瞞了案件重要信息,導致審判出現偏差 ,不能因為找到凶手就把無法定罪的嫌疑犯當做凶手,法院應以疑罪從無的準則 ,釋放麥那力 。

日本警方雖然對此言論感到憤怒  ,但他們手裏始終沒有鐵證能夠證明麥那力是凶手無疑,因此法庭當場宣告麥那力無罪。

2012年6月,麥那力終於回到了自己的祖國尼泊爾,並向日本政府提出了無辜入獄15年的賠償款 。

2013年 ,日本政府向戈文達支付了6800萬日元的補償金。 至此 ,東電女高管殺人事件成為懸案 ,時至今日,警方也仍舊毫無頭緒。

如果麥那力不是凶手,那麽到底是誰殺害了渡邊泰子呢?

日本民眾對此有兩種猜測 ,一種是泰子度確實被外籍男子所害 ,還有一種是東京電力公司所為 。

渡邊泰子的母親說,泰子兩年前厭食症又犯了,因為她在工作上遭遇了重創。

東京電力公司內部一直都有兩個派別 ,一個是支持核電 ,另一個是反對核電。

泰子原來的直屬領導被趕下台,她那份反對核電的報告被新任領導壓了下來 ,隨後不久 ,東京電力公司便開始更加肆無忌憚的建造核電站 。

因此有人猜想,是有人覺得渡邊泰子阻礙了核電的發展,故而實施了謀殺 ?

但不管怎麽說 ,渡邊泰子之死仍舊迷霧重重。

出身好 ,學曆高且事業有成的渡邊泰子算得上是人生贏家 ,但是枯燥單調的職業生活,並不能滿足渡邊泰子對人生的期待。

她選擇在夜幕下去到街頭賣春 ,並且風雨無阻整整持續了六年,並不是走投無路,也不是虛榮拜金 。

有日本專家分析,渡邊泰子截然不同的雙麵人生,極有可能源於性別歧視與職場壓力 。

像泰子這樣做到公司高管的,也實屬不易,當年和她同一批進入東電公司的6名女性中 ,隻有她一人留了下來。

可想而知 ,她的壓力是巨大的 ,而當壓力積攢到一定程度時 ,就需要釋放出來。

可能她性格原因  ,沒有朋友 ,沒有愛好,沒有娛樂消遣,於是街頭賣春成了她唯一的宣泄出口 。

渡邊泰子的短暫的一生 ,是幸運的 ,但更是不幸的 。

她從出生起 ,就比很多人的起點都要高 ,父母疼愛,事業有成 。

但是這樣一手好牌放在渡邊泰子手裏 ,卻被她打得一團糟 ,身家千萬也阻止不了她當一個風塵女子。

這起懸案 ,讓人深深感受到日本風俗業這種畸形文化對女性的影響是多麽強大 ,這樣的產業竟然還能明目張膽地在日本長存,令人唏噓。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